【抒情散文】春的密语

发布时间:2013-03-28 类别:抒情散文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春的密语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--记于癸巳年二月十七日申时
 
吹面不寒,湿衣欲沾,一转身——柳枝绿了,桃花红了,榆钱儿蹿上了树梢。
 
先是厚衣在身,忽然有了几分燥热;那搁置了一冬的花盆,又倏忽添了几分青翠,舒展的枝叶间似有一湾盈盈浅笑;阳台外的树,此时不经意间冒出了点点绿色小芽,宛如江南的婷婷美人,即使一袭黄绿小袄红莲裙,素面朝天,却也会让人心驰神往,撩动魂魄。
 
静是一种彻悟。
 
静卧闲房春草深,即使窗外已是枝头满春,繁花满树,我也只是心闲看尔隐逸衣——世界再多的繁华,再多的热闹,再多的物欲横流,一点清新质朴还是会打动你我的内心深处。
 
小时候我们喜欢念:“春天来了,冰雪融化,种子发芽......”
 
小时候我们喜欢唱:“小燕子,穿花衣,年年春天来这里......”
 
武陵渔人惊见桃花源是春天,“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”;宝玉初见林妹妹,也是在春天:“妹妹可曾读书?”“不曾,只上过一年学,些许认得几个字。”
 
春原来是一个感怀的季节:桃花源重寻再也不见了来时的路。春来遍是桃花水,不辨仙源何处寻?
 
春原来是一个多情的季节:林妹妹展开的手心,是开不完的春柳春花满画楼。
 
静也是一种格调。
 
水,在春的画轴里静淌,便多了明眸;山,在春的炊烟里守望,便添了蛾眉。贾母率众去栊翠庵吃茶,那妙玉先用旧年蠲的雨水泡上老君眉奉上贾母,接着向风炉上煽滚了水,另泡了一壶茶。因黛玉一句是否隔年雨水的疑问,才女便落了个俗人的封号。
 
 
想那冰清玉洁、孤傲立世的妙玉,在玄墓蟠香寺,在草木寂寂的佛门静地,哪里是一蕊一点,一枝一树地收纳着雪水,那分明是静水深流里藏纳的幽兰时光啊,静雅芬芳,天地从容。
 
静更是一种悠远。
 
“画素梅一枝,为瓣八十有一,日染一瓣,瓣尽则九九出,则春深矣。”漫漫春夜寂寥,居陋室,一日一染,每日只画那一笔,如此,则一天天的过了,一天天的心定了,一天天的神安了。光阴走过的每一个角落,必是天高地远的广阔。
 
       
春就是一幅九九消寒图,一碗山风,一碟虫鸣,一缕相思便醉成了柳絮红豆;
 
春就是一坛杏花村酒幌下的竹叶青,一杯一口,千年依旧。